被傳染的哈欠

生活科學趣談

Yawning is MORE contagious among women … – 每日郵報發布於2016年2月3日

這篇文章提及「Yawning in response to someone else is a recognised sign of empathy, which suggests that women are more empathetic and attuned to others than men.」呵呵,真的是這樣嗎?我不否認女性比男性更具同理心,不過文章中由於沒列出統計數據,所以說服力稍嫌薄弱些^^。打哈欠之所以會傳染,也有可能是人類在演化過程中所產生的生物遺痕行為,為了防止猛獸等威脅襲擊,人們在不發出任何聲響狀況下的打哈欠,或可藉由傳染來提醒其他人一起打起精神來(如果有某個族群缺乏這種特性,大概就會被消滅了,因此存活下來的族群就擁有這種特質)。

或許有人會說:「我們常常都是同時打哈欠,並沒有時間差啊?」如果不是先看見別人打然後自己跟著打,那麼除了心有靈犀之外,大概就是室內空氣真的太污濁了,因為我就常常在開冷氣的密閉教室內(沒與戶外換氣)看過學生們同時打哈欠的現象。

接著來實際做個實驗,請點選圖片連結→《Yawning》,看看畫面捲完後打了幾個哈欠。如果一個也沒有,那麼依據每日郵報的邏輯→沒有同理心(誤)^^,其實應該說是您現在正處於精神飽滿的狀態,所以不會被誘發出這個動作。下列影片中的老兄則是實際上街做了實驗,不過有一幕確實玩太兇了

打哈欠的樣貌變化多端,我所遇過最神奇的一次是某位學生突然在上課中發出「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」(音量越來越大),全班於是別過頭去等他把那個「啾」字噴出來。沒想到這位老兄還是一直停留在「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」的狀態下,有學生等得不耐煩了,說:「要不要我幫你的鼻子搔一下癢,好做個了結」,只見對方在全班一片靜默的等待中,總算發出最後的音「啊阿………..」,這時大家才明瞭他不是在打噴嚏,而是在打一個有聲音的哈欠罷了

結論:
打哈欠是人們覺得必須保持清醒狀態而促進大腦覺醒的一種反應,目的是使細胞獲得更多的氧氣,有效的將肺中的廢氣吐出來增加血中氧氣濃度,對於大腦的中樞有去除困倦感的作用。打哈欠也是會傳染的,通過 fMRI 磁共振造影的研究,打哈欠時的腦部活動區和表示同情時的腦活動區域是一致的。也就是說,打哈欠的傳染現象,可能代表了一種無意識的心智模仿。根據 Drexel University 心理學家 Steven Pulajieke 的研究結論,哈欠最容易被傳染的人,就是那種看到別人摔倒時也會跟著喊“哎喲”的人。

延伸閱讀:《How Yawning and Cortisol Regulates the Attentional Network